入微凉,微雨愁筹

入微凉,微雨愁筹

朦胧的气候,有点黏糊,粘在衣裳,感在肌肤。淡灰色,灰白色,乳白色,这是头顶上的情况。虽然没有阴云压城城欲摧的压力,但行走的姿态,似乎随时可能滴答滴答。温柔的风,吹着路旁的柳,而柳迎着风,欢快的摇着枝干。就像多年未见的想念,你来了,浑身都在欢快的跳动。

入微凉,微雨愁筹

阔别的天,行云流水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你看那云,本就是水,却天马行空的在高处,很难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神奇力量。万有引力似乎也对它无奈,明明是在地上,但高处可见。解释通的科学,解释不通的现象。

可能人都是这样的吧,喜欢杞人忧天。放下的永远在骚动,放不下的永远在躁动。

气候变化最大的特点是——人都可以感受得到。这种感觉怀揣着每个内心,喜欢把忧愁、善感凝结到眉梢。才下心头,又上眉梢,好不快活!

入微凉,微雨愁筹

听过的歌数不胜数,有真心,有假意,入夜渐微凉。感受过夜的冷,哆嗦着身体,止不住的发抖。那只是夜,除了冷,还是冷。

微凉,入之从春,出之从秋。而人,总是在春播放希望的热衷,在秋入心之微凉。景色如此,不得放眼望去。片片落叶,清扫这以往的日子,终还是要面对,随风飘零,惹得尘埃叹息。

在这个多水的时节,露沾衣,雨丰盛。就这般好景,即使微雨也愁筹。不是等你没用心,只是这份潮湿,微凉,入心。也不是抱怨暮雨迟归,缘似愁丝,筹储的满身附茧,再难以破茧成蝶!

分享到 :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